[楚俞] - 旋律之梦 (ฟิคภาษาจีน)
只是很喜欢生哥和俞哥 (但这里依然是弟弟) 之间的气氛,浅嗑一下~

ฟิคจีนเรื่องแรก (และไม่รู้จะเขียนต่อไหมนะคะ ฮ่าาา) จากคู่ที่ไม่ใช่คู่จิ้น [เฉินฉู่เซิง-อวี๋ฮ่าวหมิง] แต่ชอบเวลาเขาสองคนอยู่ด้วยกัน บรรยากาศมันดูสบาย ๆ ตามประสาต้าเกอสายสโลว์ไลฟ์มาอยู่ด้วยกัน อาจจะมีเขียนอีกมุมออกมา แปะสำรองไว้ที่นี่ก่อน ยังไม่เคยเอาไปโพสต์ที่จีนเลย :)

 
0
 
自从比赛结束之后,陈楚生总会有些不安的感觉,他在快要沉睡的时候常常会听到奇怪的旋律,是优美动听却莫名伤感的旋律,偶尔也会变成很欢乐活泼的样子
 
没有画面,只有声音和各种颜色搭配着
 
直到他时隔多年,当他参加某个跳水节目再次见到他的“傻弟弟”的时候,才隐约听到稍微有点不同的旋律,比起前段时间听到的悲伤,好像这旋律越来越阴暗了,是小提琴的声音导致这个旋律听起来多了几分又痛苦又无奈的感觉
 
断断续续,就这样在梦里听了十几年的
有时悲观,有时欢心
 
而当团综录制好的时候,随着弟弟的离开,
他在梦里听到的是优美而欢乐的旋律
 
也许跟这个弟弟有关,他给自己一个定论。
 
 
1
 
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在梦里听到那个旋律了
 
每天忙着唱歌录制,每天跟着兄弟们一起接活的他似乎变得更加愿意当一个综艺咖了,这些年的经历让他慢慢认清生活,既然想继续做音乐,想让更多的人听到他的声音,那就得先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存在,让他们自己愿意去了解他的世界才是最合理的
 
其实他本人也并不是说不喜欢做节目,但他更喜欢平常的生活,更喜欢玩音乐做最真实的自己,在镜头面前的他们多多少少都要演一下观众想看的那个样子,但随着时代的改变,他知道这是无可避免的
 
这就是追逐梦想的代价
 
眼看着过几天又要跟自家傻弟弟工作了,突然梦里又多了那个旋律,这次是平淡如水却让人忍不住想继续听的旋律
 
看来最近他的弟弟心情一般
就像他最近喜欢说的那句话,心如止水
 
但他见到傻弟弟的那一刻,发现自己可能想多了,那个灿烂笑容的弟弟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心情郁闷的,还直接跟他开了几次玩笑,冲着他傻笑了几次
 
算是平常心的吧 ?
他承认,这十六年过去了他还是很喜欢看弟弟的傻笑
 
虽然陈楚生也不知道,为何每次要见到这个傻弟弟自己都会在梦里听到那个旋律,但他却不会向谁诉说求问,把这件当成理所当然的事,说不定这就是属于音乐人的直觉呢
 
只是他还有一个问题还是想不明白
每次当他醒来想把这个旋律给复制出来的时候,却总是突然忘了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样的旋律
 
算了吧,可能是老了导致记忆不好呢
 
 
2
 
那个傻弟弟今天突然打电话找他了
 
陈楚生刚好在给自己放假几天,于是很愉快的答应了要跟弟弟见个面,地点是弟弟在北京租的房,聊一聊关于【音乐】之事
 
很好,果然弟弟是没有放弃音乐梦的
他对自己说了这几句
 
“突然找我有什么事吗?灏明”
 
“楚生~” 那个粘粘糊糊的语气还真是和16年前一样,俞灏明站起来给他刚进门不久的大哥一个大大的拥抱
 
是一个他从未叫过一声【哥】的大哥
也就最近跟其他兄弟们一起上节目,为了跟他们合群才开始叫【生哥】的
 
“哎呀~ 想你了就不能跟你见一下面嘛?”
 
“当然可以” 陈楚生露出温柔的招牌微笑 “所以为什么会突然想我了呢,影帝是不是想回到音乐的舞台了呀?”
 
“你别这样嘛,我现在的演技和名声才没有影帝那个级别呢”
 
傻弟弟也向他露出了陈楚生喜欢的傻笑,看到他哥对这次的见面好像还算是很满意,于是开始慢慢说出自己的事
 
“可能这么说有点奇怪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
 
但我总觉得你会理解我接下来要说的事”
 
“我最近在梦里看到了你被困在禁地,空间是很黑暗的,但神奇的是我总是能察觉到了被困在里面的人是你”
 
俞灏明讲了之后,用自己大大的眼睛看着大哥,对他发出很真诚的眼神
 
“其实也不是最近,第一次应该是城堡时期,这几年也只是偶尔会梦到,我就没有把它当回事”
 
“但自从去年跟你再见面之后,好像一直都会梦到的”
 
 
3
 
陈楚生听着他的傻弟弟陈述之后,脑子里突然冒出了奇怪的想法,他选择继续听,面部上却多了几分困惑的表情
 
“是这样” 俞灏明看了一下他大哥的眼神,仿佛是想确认一些东西 “每次快要见到你的时候,我总会梦见这个画面,那是无声的梦,尽管我每次都能够拿着乐器努力演奏出不同的旋律,但我还是听不见那个旋律”
 
“但每一次演奏,你那边的画面就会变得闪闪发光,闪现各种颜色鲜艳,这让我能确定里面的人是你,好像也有几次能看到你在笑”
 
“所以这就是你要跟我说的音乐之事吗 ?”’
 
陈楚生听完之后只能问出了这么一句,他好像听懂了什么,又好像看不懂了什么
 
“对!”
 
“我知道这件事听起来就很离谱,有时候也会觉得是不是你那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,就... 可能是我想多了,但想来想去还是想跟你说一下关于这个梦”
 
“那如果我说,我也遇到跟你差不多的情况,从比赛结束就开始梦到,而我这边只听到声音看不到画面的呢?”
 
这次换成俞灏明做出似懂非懂的表情,在脑子里迅速做出一个结论,又做出了略微夸张的表情
 
“会不会是你听到我梦里的那个旋律了?!”
 
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,但我能确定的是我听到了小提琴的声音” 陈楚生在这里停顿了一下,声音带着几分故意逗小孩子玩儿的 “不过感觉比你当时比赛的水平更好呢”
 
“啊,那都十六年前的事了啊”
傻弟弟无奈地感叹,想了一下又继续补充自己的故事
 
“我的确是有几次在梦里拉了小提琴”
 
“虽然我也不知道我拉的是什么样的旋律,但总觉得你应该能听得到,所以...”
 
“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做出来呢” 还没等到弟弟说完,陈楚生就先开口说话 “每次醒来都会忘掉的一干二净”
 
陈楚生虽然这么说,但既然如此,他还是想再尝试一下
 
“那今晚我就住你这儿吧,说不定这次能记住那个旋律的,你今天陪我喝茶就好,我们两个人已经有十年多没有单独聊天了吧”
 
“好,听你的”
 
俞灏明笑着露出可爱的兔牙
是十六年如一日纯真无邪的傻笑
 
 
 
 
4
 
今晚的陈楚生听不到任何旋律也梦不到那个黑暗的画面了
 
但他看到了梦里的另一个主人,向着他露出一个看起来很傻很天真的微笑,从19岁的模样瞬间变成了36岁的样子
 
就在这时候,他感觉自己听到了自己心里的旋律,没有声音的旋律,却让他觉得比任何旋律都优美的
 
果然弟弟的傻笑就是最美的旋律呢
 
但陈楚生决定了不会跟俞灏明说这件事,于是当他起床的时候就拿起了自己的吉他,随着自己的感觉慢慢编出了一首歌曲
 
名为【傻笑】的旋律
但他跟傻弟弟说,这首叫做【旋律之梦】
 
 
5
 
最终他还是决定录了这首歌的旋律,让俞灏明自己填词
 
毕竟那时候就说过要送给他一首
奈何最终因为某些事导致的,从那时侯他们就很少联系,更不用说要为对方写歌什么的,想说的话都无法传达那还能写什么歌呢
 
尽管傻弟弟说他没有这个信心能填写好的歌词,但陈楚生跟他说了,当初比赛的时候都能边唱歌边编词,听起来还没有违和感,说明他对写歌词这件事还算是有天赋的
 
虽然他笑起来很傻,但他并不傻
 
俞灏明隐约觉得这不是梦里的旋律,但竟然是陈楚生做给自己的,那就等于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歌,曾经的音乐梦又燃烧了他的心,于是不到 10 分钟就写好了这首歌的歌词,并且发了文件给大哥
 
【让旋律点亮黑暗无边的梦
像那年夏天的风
哼着歌唱出了彼此之间的信任
让颜色染着我们的青春】
 
【让那颗星划过你我的天际
这一辈子让我陪你看流星雨... 】
 
 
6
 
“最后这一句我爱听”
陈楚生的手指不急不慢的打出了这几个字,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
 
“好,那就这么定了~ 不许反悔哦”
 
毕竟兄弟就是一辈子的事嘛
 
两个人默默的给自己做出了这么一个答案,再也不说什么腻歪的话,但心里就比之前更踏实多了
 
一个更加愿意去拍节目搞流行的音乐
一个更加愿意去触碰自己的音乐梦想
 
好像一起喝茶一辈子也不是什么坏事的呢。
 



Create Date : 03 พฤษภาคม 2566
Last Update : 3 พฤษภาคม 2566 21:30:53 น.
Counter : 353 Pageviews.

0 comments
ชื่อ : * blog นี้ comment ได้เฉพาะสมาชิก
Comment :
 *ส่วน comment ไม่สามารถใช้ javascript และ style sheet
 

MF Angsumalin
Location :
  

[ดู Profile ทั้งหมด]
 ฝากข้อความหลังไมค์
 Rss Feed

 ผู้ติดตามบล็อก : 1 คน [?]



เด็กน้อยตัวเล็กขนาดพกพา ออกมาเดินทางบนโลกใบใหญ่ พกพามาเพียงแค่ตัวและหัวใจ ที่ฝันใฝ่ในฝันที่หมายปอง
พฤษภาคม 2566

 
1
2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31